最新公告
站内搜索:  
劳务人员风采
  • 办事指南
  • 友情链接
劳务人员风采
我的兄弟我的船
2016/12/20 15:07:38

      2014年10月15日,我提着沉重的行李箱登上了停靠在舟山港的富康轮,开始我为期一年的实习。记得当初站在下面仰望她的雄美,那种沸腾的心情大概一辈子也不会忘记。


      上船之后就马上投入了工作当中。作为一名驾驶实习生,我几乎是从零开始学起,每天跟着水头干甲板活。除了我之外的水手都来自福建,闽南腔的普通话确实让我“陶醉”,所以每次安排任务的时候我都竖着耳朵听生怕漏掉什么。郭水头是个善解人意的人,见我作疑问状时总是不厌其烦地重复一遍甚至好几遍,让我既不好意思又十分感动。他还是个技艺精湛经验丰富的水头。他调的苹果绿颜色最地道,人们看过都说好;他调的油漆总是不多不少,涂完最后一刷子齐活完工让人不得不心生敬佩。其他的水手兄弟也都是热心肠,常常在休息的空档教我打绳结。我每天就这样学着干,干的时候再总结经验,每天都很充实,每天都能看到自己的进步。富康轮也在兄弟们一锤一刷下,从甲板到舱口围再到生活区焕然一新,一点也看不出这是条18年船龄的老船,真是“返老还童”了。


      工作之余,船长时常在周末把大家聚在一块包饺子。每当这时我就会想起过年时全家人围在一块包饺子的场景,不过这可比家里热闹多了。大家分工明确,有的人揉面,有的人擀饺子皮,有的人负责运输饺子皮,剩下的就负责包了。二十多口人你一言我一语气氛好极了,时常爆发出一阵哈哈大笑。众人拾柴火焰高,饺子从包到出锅不到一个小时,由于有自己的参与,饺子吃起来格外香。对于刚上船的大家,这次包饺子之后显然比以前更熟练了。


      一天天相处下来,我开始听懂他们的普通话,也逐渐知道了这是群怎样的人。


      他们是群有责任心的人。记得有一次靠港放舷梯,一水小张发现我工作服的袖子没有扣上而是随意地挽在胳膊上。他告诉我这样很危险,比如在操作机器时齿轮就很容易把袖口卷入。还没等他说完我就立马把袖子放下来系上扣子了。安全责任重于泰山,事无巨细。他们就是这么群有责任心的人,时时刻刻把安全放在首位,不仅警醒自己也提醒别人,用小张的话说就是大家好才是真的好。


      他们是群节俭的人。在一次美国港口值班时,为了保证港口工人的安全,大副提出要在短梯下挂安全网,可上哪去找这么短的安全网呢?现在通知代理买一个新的不是不可以,但是既浪费时间又浪费钱,就在我不知道怎么办时,王木匠把我叫了过去。原来,艏尖舱放着一个被淘汰的安全网,王木匠早就考虑到这东西虽然旧是旧了点可还很结实,说不定有用上的地方,这样就把它留了下来。王木匠拿着剪刀把网从中间一分为二,把磨损严重的地方剪掉用绳子重新系固起来,一会儿工夫,一个迷你的安全网就好了。我想,他们这是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,勤俭节约不铺张浪费,能省就省,把自己当成船上的主人翁,他们是最可爱的人。


      他们是群幽默的人。某次给舱口围打油漆时,我突然问:“油漆为什么要分底漆和面漆啊?”“那我问你,你女朋友平时怎么化妆?” 二水小吴反问我。“我没有女朋友。”我面无表情。“那好,那你觉得女人怎么化妆皮肤才会好?”小吴接着问。“应该是先抹面霜再打粉底吧。”“那不就得了!”他摊开双手。我努力看着眼前的舱口围。“形象生动吧?”他依然保持摊开的手势。“这比喻也太销魂了!”我握住了他的手。他们就是这么群幽默的人,有说不完的笑点以至于有时怀疑他们是不是事先背好的,跟他们在一块想不开心都难。


      他们是群惹人落泪的家伙。刚开航不久我就遇上了传说中的晕船,身体难受不说,肚子几乎要吐空了一般,食欲全无。很多兄弟过来看望我鼓励我,其中还有两个机舱的兄弟。要知道那时甲板的人我还没认全,就别提机舱的了。其中一人用方便袋装了几盒酸酸乳,另一人煮宵夜时候帮我煮了面条,用碗盛着送到了我房间。我吃得特别卖力,觉得再也没有东西比这好吃了。吃了几口觉得眼睛痒,就跟他说你快休息吧,明天给你把碗送去。如今想想真是特别失礼,貌似连句谢谢都没有说,可在我心里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遍谢谢你。谢谢你们。


      他们常聊起停在船头大桅上那几十只海鸟。它们从开航起就一直跟着我们,无论狂风暴雨还是烈日炎炎,不离不弃。或许靠近某个岛屿的时候换了另外一批,做的事还是一样,饿了在海面捕鱼,累了就回到这里,显然它们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。


      有时我也在想,我们看它们的时候,它们会不会也在看我们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