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公告
站内搜索:  
劳务人员风采
  • 办事指南
  • 友情链接
劳务人员风采
初上锚地
2016/10/18 15:08:44

      锚地,是陌生的。锚地,也是熟悉的。


      说陌生,全因此次出海之前,我对锚地的一无所知。起初以为,这大概是一个地名,是离码头不远的一块陆地;或者是一座小岛,名曰“毛地”或“茅地”。如此猜测几次,终于从一同行者口中得知:这仅是海港的一个概念,是指港口中供船舶安全停泊、避风、接受联检部门查验和进行过驳编组作业的一片水域。


      闻之,顿时哑然,为自己的学识肤浅惭愧。此行出海的目的,是跟随防城港检验检疫局工作人员到锚地进行登轮检疫。临出海前,同行的老张一再提醒,说我们这次上锚地检疫要特别小心,身上多余的东西一件也别带。


      “上锚地。”老张说这话时,表情从容淡定。简简单单一个“上”字,让人觉得海面如平地,心里顿时踏实了许多。眼前身材魁梧的老张,身背一个胀鼓鼓的背包,包上写着“卫生检疫应急处置包”。老张其实并不老,40出头,一头黑白掺杂的短发,一张略显黝黑的脸,让人徒生许多沧桑感。


      深秋的码头,大大小小的货轮有序进出,一派繁忙景象。海风扑面,彩旗猎猎,阳光轻柔地洒落在海面上,粼粼波光在眼前荡漾。云气氤氲中,引航拖轮载着我们,“嘟嘟嘟”鸣着汽笛向深海驶去。


      或许是担心我有什么闪失,从上船那一刻起,老张就一直紧随在我身边。我问他,平日里出海是否也这样?“哪有啊!”老张不假思索地给我一个否定的答案,“上锚地遇到6~7级海风是常有的事,不少人都会晕船。若遇到抢险等紧急情况,10级台风我们也要出海。”


      坐过船的人肯定知道,晕船的滋味不好受,我无法想象,冒着10级台风出海是什么情景。想必,老张的小心谨慎,正是源自这些平日里应对危险情况的经验积累吧!


      全程行驶13海里,耗时40多分钟抵达锚地。上锚地之前,我便获悉眼前这艘10万吨货轮是希腊籍的,从太平洋彼岸巴西运输大豆到我国。我们此行是为了让客户及时办理入境手续而实施登轮检疫。


      阳光下,高高的船壳犹如一堵厚实的墙横亘在我们面前,面对近乎一个足球场长的船体,我不禁为这庞然大物啧啧赞叹。甲板上,几名身着橘红色工作服的外籍船员早已恭候多时。他们向我们挥手,大声地喊着“Hello”,声音洪亮,穿透力极强。常年漂泊在宽阔的海面上,或许,这就是远洋海员一个显著特征。


      悬梯放下,我们一个接一个攀爬而上。到锚地实施登轮检疫,无疑是有风险的,在大风急浪中登轮便是其一。我们办好登轮手续后,检疫查验工作一刻也不停顿地开始了。有的询问船员健康状况,有的对船员进行体温监测,有的开展卫生监督,有的到船舱对巴西大豆进行抽样……大家按事前的职责分工,各自忙开了。窄小的工作舱内,一个个汗流浃背的检验检疫人员,一个个配合默契的外籍船员,紧张而有序地工作着,交流着。


      夕阳西下,我们结束工作踏上归途。雾霭笼罩的港口,灯光已经点亮。它,是我们的引航灯,为我们这些出海晚归人点亮回家之路,也为开放的广西点亮通向世界之路。